快捷搜索:  as

降息刺激增长已经很难奏效”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下文“桥水”)的旗舰对冲基金错失了今年宏观基金本该有的反弹涨势:由于做空全球利率,截至8月23日,达里奥(Ray Dalio)麾下的Pure Alpha基金今年已经下挫约6%,杠杆程度更高的Pure Alpha II则同期下跌约9%。相比之下,MSCI发达市场指数今年回报率为13%。

  无独有偶,桥水的其他基金也出现了亏损,该公司的Pure Alpha Major Markets基金截至今年8月23日已下跌18%(该基金自1991年成立以来年均增长12.5%,目前基金规模近160亿美元)。

  尽管Pure Alpha等基金下跌,桥水的被动管理型All-Weather基金今年迄今为止却已上涨了12.5%。不过这支基金属于风险平价策略的“平衡型”基金,是通过对股票、债券和货币的投资组合来分散风险。此外,桥水的另一个融合了All Weather和Pure Alpha两只基金策略的Optimal基金今年也上涨约4%。

  作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拥有1,600亿美元资产,其主要服务对象是机构投资者,包括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国外政府及中央银行。旗下Pure Alpha基金此前始终表现稳定,?28年来,平均回报率已经达到两位数。

  数据显示,该基金成立至今的28年内,仅1994年、1995年和2000年3个年份取得负收益,28年平均年化(算数平均)12%。即使在美股股灾爆发的2008年,Pure Alpha仍逆势平稳斩获正收益。

  “利率变得如此之低,降息刺激增长已经很难奏效”,在上周三的领英(LinkedIn)社交平台上,达里奥发帖表示全球经济已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后期状态,并且中央银行鲜有手段来扭转经济衰退,“印钞和购买金融资产同样不会起效,因为这无法在实体经济中产生足够的信贷,而且会导致对巨额预算赤字的需求,进而引发货币化。”至此,这已是自今年1月份以来“鳄王”达里奥第三次“画风突变”,改变其对宏观经济的解读。

  今年1月,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达里奥一反前态,加入了预期美国经济会在2020年之前陷入衰退的行列,并对日后危机的严重程度表示担忧。“这将是全球性的放缓。不只是美国,还有欧洲、中国和日本。我们现在正处于经济周期末端,央行却没有办法再过多放宽货币政策,我们会在2019年和2020年看到波动。”达里奥如是说。之后他还表示,当时的场景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最后几年非常的相似,全球正处于的环境特征正在释放经济“衰退”的信号。

  然而仅在一个月之后,达里奥又降低了经济衰退的可能性,“虽然我仍然预计美国和其他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将会显著放缓,但我已将美国总统大选前,美国经济衰退的几率降低至35%左右。”当时他指出,美联储官员已意识到经济和通胀疲软的危机性,从而转向更为宽松的立场。

  7月,这位亿万富翁开始建议以购买黄金作为央行刺激措施接近极限的盈利方式。他表示,刺激措施将促使投资者寻求其他形式的货币,譬如黄金。而后,达里奥再次唱空美国经济,喊线年大选前陷入经济衰退的概率达到40%。”

  曾经“以上帝视角”带领桥水看遍了世界经济舞台上的兴衰与成败、期盼与守望的达里奥如今也开始错判利率走势,这般连“鳄王”都频栽跟头的美国市场究竟经历了什么?时至今日,美林投资时钟的概念再度涌现。

  2004年美林证券提出了“美林投资时钟”理论,这是一种将经济周期与资产和行业轮动联系起来的方法,将经济周期划分为衰退、复苏、过热和滞胀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对应着表现超过大市的某一特定类别资产:债券、股票、大宗商品和现金,帮助投资者识别经济周期的重要转折点,并通过转换资产以实现获利。

  此前美国的美林时钟一直在往过热期前进,随后便进入了一个无解的循环:加息→美元升值→美元回流→美元过多→通胀→加息2.0。去年四季度以及今年年初,市场将美联储“对未来进一步加息保持耐心”解读为加息周期已经结束,2019?年上半年美国债券收益率下行,美国2/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下降77/72个BP,?7?月份开始美债收益率曲线大体上企稳略有回升,国债期限利差和企业信用利差收窄。然而在8月份,继美国10年期与2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跌破美国3个月期国债收益率,为2007年以来首次。同一时期,股市与债市走势开始呈现高度的相关性,美股在经历了市场剧烈动荡的影响后,标普500指数下跌1.8%、道琼工业指数下跌1.7%、纳斯达克指数下跌2.6%,创下2015年来同月份表现最差纪录。此外,美元汇率、黄金、原油等资产也出现较为“反常”的走势。在美国市场的此番周期波动下,资产价格的叶片快速切换,美林时钟一度被吹成美林牌“电风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